|  
  |  
  |  
   

日本女童被綁架「10年來用塑膠袋大小便」,警方發現「門明明沒鎖」她卻不敢逃...

病態社會近年可是越演越烈,今天要講一講這個來自日本的社會悲劇“新瀉少女監禁事件”



案發時間是1990年11月13日,在日本新瀉縣三條市有位小學四年級的女孩佐野房子在放學回家時突然被一名男子提到抵住胸口威脅說“如果敢反抗記殺了妳!”。害怕的女孩只好乖乖聽男子的命令,然後上了對方的車子後箱。



那一天晚上,女孩的媽媽怎麼等都沒等到女兒回家,她焦急地趕緊跑到派出所保安求助,甚至也讓親友一同尋找。可是卻再也找不回孩子...久而久之大家也失去了信心。



事發十年後,一位73歲的老婆婆因為受不了兒子佐籐宣行長期家暴,打電話向當地的保健室求助。當局人士來到這位奶奶的家後卻驚然發現屋子二樓有一間陰暗房間的角落,有一名蓬頭垢面、骨瘦嶙峋的少女,而這位少女正是已失蹤十年的佐野房子!



佐籐宣行和母親住在兩層樓的平房,媽媽住樓下而他住樓上,因為他不準母親上自己的房間,所以媽媽也不知道兒子在二樓做過什麼東西。



在佐籐宣行綁架佐野房子後,把她藏身在只有只有4坪大的小房間,一旦心情不好,女孩就會成為他發洩怒氣的對像。他先用膠布封掉她的嘴不讓她發出聲音然後在綁住女孩的雙腳,開始殘忍的暴打,還用刀子抵住女孩的肚子威脅“要是敢偷跑我就刺下去!”



這十年,佐籐宣行從沒讓她洗澡就連解決大小便也是用塑料袋解決。佐野房子一年或兩年只可以換一次衣服,吃得只有泡麵或海苔飯...



若她哭的話,佐籐宣行就會毫不留情地揍她,可惡的是還會用電擊槍。當她被強暴時發出悲鳴或慘叫也會被電擊,漸漸地,女孩再痛苦都不會讓自己發出聲。



與外界的唯一途徑就唯有那臺破舊的收音機,直到被獲救的前一年,佐籐宣行才給她看一些電視節目。不過她忘記幫他錄制賽馬節目時,都會慘遭電擊,佐野房子就在這個小空間生存了10年,這麼弱小的身體卻承受了那麼多的傷害...



接獲通知的警方立即展開了搜查,並把佐野房子送進醫院治療。她在醫院裡洗了十年來的第一次洗澡,當醫護人員給她她喝運動飲料時,她小小聲地說著“這是我人生中吃過最好吃的東西了...”,讓人十分心疼不捨。那一年已經19歲的她卻只有38公斤,身上的肌肉也不足以支撐她行走。



不過警方介入調查時,卻發現超離奇的事——佐籐宣行從來沒有將房門鎖住。佐野房子只要走出大門就能逃離了,不過她沒那麼做,“我很怕他,所以不敢逃走,到後來連逃跑的力氣也沒有了。”



心理學家解釋,因為長時間的監禁和反覆凌虐使受害人罹患「習得性失助」(Learned Helplessness),反反復復的懲罰讓孩子產生強烈的無助感,放棄操縱和適應環境的基本生存需求,才會任由對方擺布。



而老奶奶的說明也被警方證實,因為房子二樓並沒有採集到佐籐宣行母親的指紋,證明了老奶奶對此綁架案是毫無知情的。加害者佐籐宣行在1962年出生,母親生下他時也有35歲而父親更是高齡61歲,對於老來得子的夫妻倆十分溺愛這位兒子。但卻導致佐籐宣行恃寵而驕,出現反社會人格障礙。



求學時期,佐籐宣行常被同齡的孩子嘲笑“你爸爸是你爺爺吧?”,漸漸地他開始討厭這個父親,開始會對父親大發脾氣,摔壞家裡的東西。高中時還經常家暴自己的爸媽,年紀已高的父親再也受不了離家到了養老院生活。



於是家裡就只剩自己和母親,母親對他更是唯命是從,兒子要買什麼都會自掏腰包買給他,還得開車載他去賭博。這種病態是他越加放肆殘忍,最終變成了一個怪物。



案發那一年佐籐宣行因企圖綁架另一位女孩而被拘捕,所以在佐野房子失蹤時,佐籐宣行還在保釋期間,讓人十分質疑警方的辦事能力。若警方當時有更加努力去尋找孩子的痕跡,那佐野房子,這無辜的少女會過著正常人的生活嗎?這檔刑事卻被法院判刑單單14年的有期徒刑,三年前佐籐宣行已被完刑釋放。



如果每個人都能更關心這個社會,那這等悲劇也能減少吧...
  
喜歡這篇嗎?快分享!
分享
更多
歡迎發表意見